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www.www764242.com >
人才辈出!!又一位“90后”教授:26岁成博导发SCI论文超25篇
作者:admin  日期:2019-08-13 14:47 来源:未知 浏览:

  最近几年,“90后”当教授、博导的新闻经常在各大社交网络中刷屏,包括电子科技大学“90后”教授刘明侦、浙大“90后”博导杨树、湖南大学教授李东等,这批年轻的青年科学家开始逐渐在学术圈中崭露头角。

  在很多同龄人尚在读博还未毕业的情况下,他们就能够被聘为重点高校教授,这样的成绩实在令人惊叹。对于这些优秀的90后们,学霸已经远远不足以形容他们了,学神或许才更为适合。

  近日,“90”学霸又增加了一位,她就是现任中国矿业大学化工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虹。王虹教授1991年出生,其经历与其他几位“90后”学霸类似:先是在国内高校就读本科(天津大学),本科毕业后随后前往海外留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读博)。2017年,年仅26岁的王虹获得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化学博士学位,随后被双一流高校——中国矿业大学聘为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年纪轻轻就取得傲人成绩,“教授、博导”的身份,让王虹在周围人中脱颖而出,惊叹声四起。而生活中的王虹,披肩中长发、青春的笑脸,就像邻家的小女孩,让人很难将其与“教授”联系起来。

  从小到大,王虹的学习成绩一直都不错,是亲朋好友挂在嘴边“别人家的小孩”。究其原因,王虹认为,并不是天赋好,而是因为她目标明确,且持续努力。

  2008年高考结束,王虹被天津大学药物科学与技术学院录取。一入学,王虹就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和自身性格特点,为自己规划了保研或出国深造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王虹马不停蹄、有的放矢地提高完善自己。

  临近毕业,王虹向耶鲁大学等国际顶尖大学提交了申请,一开始她并没有拿到理想的offer。经历了放弃保研和没有offer的困境后,王虹并没有气馁,反而发奋图强。半年后,她拿到了QS世界大学排行榜第11名、亚洲第一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奖学金。

  在博士阶段,王虹跟随导师Martin Pumera教授从事一个对于她来说全新的研究领域——微纳米机器。在博士期间,王虹摒弃浮躁,潜心科研,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25篇,累计影响因子244;其中以第一作者发表高水平国际期刊论文14篇(均为JCR分类Q1),包括Chemical Reviews 1篇, 国际顶级期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1篇, Cell子刊Chem 1篇(影响因子14.104), 顶级纳米材料类期刊ACS Nano 1篇(影响因子13.709);第一作者论文SCI他引用总计300余次,H因子15。

  王虹很喜欢的一句话是,“生活就像骑自行车,只有不断前进,才能保持平衡。”而这句话,也是她成长的真实写照。

  科研无疑是一条艰辛有余、追求无涯的道路。鲜花与掌声背后的辛勤研究和日夜思索,不是一个“难”字可以概括的。

  王虹坦言,“到新加坡的第一年,我感觉很不适应。课程和科研的压力、组内的人际关系,都让我压力很大。”

  面对全新的研究方向,王虹不得不恶补很多知识,而课题组里来自全球顶尖学校的优秀学生更让她倍感压力。“他们所拿的奖学金包括南洋理工大学最高等级的校长奖学金、麻省理工联合奖学金、剑桥联合奖学金以及新加坡政府资助的全国仅有几个名额的奖学金。”作为课题组里唯一的中国人,王虹的选择是迎难而上。

  “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王虹回忆说。因为压力大,且远在异国他乡孤身一人,她就吃零食来释放压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增肥将近20斤。”王虹自嘲道。

  天道酬勤,付出终有回报。王虹慢慢融入到了课题组,学习科研步入正轨。她的科研工作模式,也由有原先根据导师细致的规划来完成,逐步转变为自己完成实验设计、操作、文章撰写和修改等,慢慢掌握了从提出科学问题到研究科学问题的方法。她也逐渐成长为课题组里这一研究方向的顶梁柱,协助指导该方向的博士和博士后进行研究。

  在外人看来,王虹就是SCI论文神投手一样的人,然而她并非天生如此,每一篇论文都耗费了她巨大的心血。她说,“每一篇在顶级期刊上发表的文章都是投稿后修改三次以上才被接收的,有的文章甚至最后增加到了六个评委。为了回答评委一些比较刁钻的问题,我有时需要重新制备所有样品并逐一进行测试。一次又一次地看着自己的文章被驳回,重新修改的过程非常痛苦,但是我很庆幸在导师的鼓励和帮助下坚持了下来,把这些文章从拒稿的边缘一次次挽救回来。”

  凭借博士期间出色的研究成果,王虹获得了2015年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该奖项每年在全世界范围内奖励500名非公派的留学生。“我用获得的6000美元奖金带着家人到几个国家游览了一番,兑现了我儿时对父母的承诺。”谈到这,王虹的脸上满满的自豪。

  王虹来到矿大后,学校十分爱惜人才,给予了很多的政策倾斜,并分配了实验用房。王虹自己动手改造和搭建实验室,改装水电,弄隔断,搭实验台,买仪器等。其中,让她倍感温暖的一件事情是,“由于实验室之前的教室构造没有下水道,改装比较困难,只能在水池下面用桶接污水,再提到厕所倒掉。在学校一次活动上,刘波书记关切地问起了我实验室的建设情况,我提到了这个问题,在众人合力下,实验室的排水系统很快就改造完成。”

  王虹目前已以矿大第一单位在影响因子为13.325的Advanced Functional Materials 发表封面文章一篇,还有几篇论文正在投稿和筹备中。

  对于科研成长经历,她表示,“我非常感激能与优秀的人为伴,让我看到与他们的差距,通过不断的努力,缩小与他们的差距。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自省也是成长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

  对于王虹而言,做教师是一件幸福的事,当前面临的首要问题是角色的转换,“虽然这个过程很艰难,但是我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成长,正如我的博士导师所说,成为一名教授就像跳下悬崖,在下落的过程中长出自己的翅膀。”

  她希望,能够成为和Martin Pumera教授一样的老师,以宽容的心态,多站在学生的角度设身处地地为学生考虑,悉心指导,创造相对宽松的科研环境和学术自由,鼓励他们去寻找自身感兴趣的科研方向等等。

  踏上三尺讲台,责任重千金。“我希望能上好每一堂课,不辜负学生的信任。”王虹这学期主讲《大学化学》课程,她精心设计教案,讲课重点突出,层次分明,能将枯燥乏味的理论生动化,并常利用课余时间耐心为同学答疑解惑,深受学生一致好评。

  而在王虹看来,她收获了来自学生更多的回报,让她倍感幸福。“比如大家知道我要参加一个答辩,不约而同地祝我答辩顺利;节日里上课,收到同学们送我的一把大白兔奶糖;结课和同学们道别时,大家响起的掌声。”

  抛却所谓的“90后教授”光环,王虹表示,自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生,喜欢看电影,听音乐,跑步,游泳以及到处走走看看。“贪吃好睡爱玩,具有好奇心,喜欢尝试没有吃过的东西,去没有去过的地方。”王虹笑着说。

  她说她希望自己未来能组建一个隶属于中国矿业大学的多学科交叉的微纳执行器科研团队,继续聚焦于微纳米机器的研究,一直从事她喜欢的科学研究工作。

  王虹,女,1991年1月生,教授,Applied Materials Today期刊编委。2012年毕业于天津大学药物化学系,获学士学位。2017年获得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化学博士学位。2017年11月至今任职于中国矿业大学化工学院,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微纳马达的设计和应用、活性胶体基础研究、多功能纳米材料的制备和性质研究等。

上一篇:需要强有力的监管、承诺和责任,六合种类
下一篇:《哪吒》超30亿 有望破《我不是药神》票房纪录